:::

【病友文章】癲癇的智能

發表於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癲癇朋友:林秀芬

        之前進入神經科候診室,首先看到兩位護理人員正面對候診的病友們與聽者解說「失智」的病症是什麼,結束後現場保持短暫的寧靜,突然聽到有位和旁人聊天起勁的女病友不假思索地詢問: 「癲癇應該也是失智者,因為我覺得自己的智能有些減退。」天啊!她怎麼會有這種錯誤的認知。原以為護理人員會積極地向她正確解說,令人失望的是,二人收拾起解說的所有工具,向妄言的女病友笑一笑,就離開了現場。

        癲癇放電的腦神經雖然會使「記憶」受損,但是人腦裡還有未受損的「思考」能力可以靈活運用,通常都不會失智。體能會減弱、智能漸損的老年人,以及歷史社會上罹患癲癇的名人,這些強者所展現的成就、才幹,不就是實而有力的證明。誰會認為他們是失智者?失智是因為腦神經細胞功能逐漸喪失,影響到思考、記憶、運算,出現異常行為,例如:妄想、晚上睡不著覺、打人、懷疑別人等。我一出生即與癲癇結緣,但是天生活潑樂觀,獨立自主的性格並無太多的羈絆,在團體中一直扮演仗義敢言、保護弱者的腳色;在課業上,國小的數學考試幾乎都是滿分的成績,其中珠算、音樂是興趣,也是特殊才藝,「天使之音」更為多人給予的歌聲評價,小姪子告訴我: 「姑姑,你唱高音的時候會嚇死人!」大概在房內高音域的宏亮聲音,不小心傷到他的小耳朵吧!唱歌譜是學唱新歌的主要工具方法,因為心血來潮時,偶爾會開口輕歌,歌詞若忘了,歌譜可以立即接上口,簡單又方便。這些種種都證明癲癇並非難以克服的疾病,更無異常可言。

        從古至今,社會對癲癇的錯覺,使得大多數病友蒙受不白之冤。對事情沒有實際求證寧可選擇默默猜忌、懷疑,因而引發自我、他人的胡思亂想,甚至胡言亂語、誤信等,這都是心靈空虛,缺乏自信的表現。癲癇和其他重大疾病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痛苦,因為它不會傳染,也不會傷人,只是短暫的腦部放電造成外觀異常,若無特殊意外,更無生命危險,今日進步的醫學已能藉由開刀手術治療癲癇,過去那些以訛傳訛的訊息,如今還存在的真是莫名其妙。試想病友若沒有虧欠他人或社會,何等人還會懼怕、排斥、言傷?那些不懂得尊重和不知虧欠者是否才是造成社會混亂、傷害的可悲者?

        長久以來所累積的記憶喪失,多少會破壞原本可以學習、奉獻的智能,因認人的難處影響美好人際關係的建立,覺得這是很大的遺憾。然而我從不把盼望建立在他人身上也不太喜歡假借他人之手完成事情,癲癇使原本過動的我能夠從閱讀生活中學習享受寧靜的樂趣,了解運動是健康的來源,因而增添不少生活的智慧,過完全屬於自己的生活。許多時候不明白生命的真諦,不知命運裡隱藏多少的變數,對於人生我沒有埋怨、不滿足,只是偶爾會有虧欠感。這位誤把癲癇當作失智又不太願意透露姓名的女病友雖已入會,也會定期收到協會給他的相關資訊,但是仍然過著屬於隱藏自己的生活,平日只會和親友聊聊天,在家做做家事,不太喜歡團體活動。一切,人的信心和勇氣多由團體生活的學習、付出獲得自我肯定的最佳機緣,希望那些活在困惑中而不知者能及早走出自限的生活領域,明白與人互相效益的意義。

 






本篇發表於 婦女。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