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會員文章】我的統計輕旅行

發佈日期: 作者: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會員 B先生

     我曾經在半導體廠擔任工程師,工作面試時都會被問到工作經歷,我會回答第一份職務是半導體元件的診斷人員、第二份職務是半導體元件的醫生。

     擔任半導體元件的診斷人員,上班時要先看到產品有沒有問題,為了完成這項任務,要先收集大量的數據,接著加以分析,看看產品是否發生任何異常現象。若沒有,持續監視;若有,就該釐出頭緒、推測問題,並和各部門討論對策與方案,以便進一步改善製程。

     擔任半導體元件的醫生,則是依照診斷出來的方向改善問題,和各相關部門討論執行面,為產品建立一套新製程參數,讓產品更好更強大,改善製程、節省人力、提升公司獲利,也讓客戶在市場上更具競爭力。

    在成大癲癇門診就醫時,基於過去的工作經驗、也基於對統計分析的興趣和喜好,我的角色是自己的癲癇診斷人員。每當身體或周遭環境讓我感到異樣,我就會作記錄,每二至三個月定期回診時就會累積一定的資料量。回診前,將這些資料做初步分析,看看是否有平時不易察覺的行為表現?有沒有固定的趨勢在生活中發生?資料整理好後,回診日和黃醫師的討論,成為另一種形式的報告,藉由這樣的方式,我更了解我的癲癇有那些症狀,也看到了它有哪些行為表現;例如,自己工作壓力較大、身心疲累時,症狀容易出現。

    有了這些數據與分析,回診時便有很多想法和發現可以和主治醫師討論,例如:三個月前增減藥量後,症狀是否好轉?是否有任何不適?有沒有不舒服?經由這些問題,醫師才能判斷我的身體有沒有進步,兩次回診之間的用藥有沒有效果。所以,提供醫師正確的資料回饋很重要,否則毫無明確的資料或分析,彼此亂槍打鳥,效率無法顯著提升,身體狀況自然無法改善。

    我本身大約是10年前確診為癲癇,剛開始不容易接受,因為它的中文名稱聽起來令人退避三舍,但它的英文epilepsy聽起來就親和多了。我從一開始對癲癇完全陌生與未知,在成大醫院就醫期間,黃醫師與黃助理非常細心、有耐心地指導,避免我在就醫初期跌跌撞撞,也避免陷入求助無門之窘境。我嘗試將本身的興趣以及工作經驗,用來分析以及了解癲癇這個不明物體,並且試著和它一起好好生活,降低它對生活的影響。就醫期間與黃醫師的討論並聽取建議,對病情及生活都有極大幫助。

    最後要感謝就醫期間,黃醫師、黃助理以及成大神經科的寶貴建議和所有醫療協助。






分類: 家屬分享。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