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友文章】命運改變

發表於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病友:林秀芬  

         任何人對未來皆存有些盼望,每當環境與我們的需求有異,懷疑、不滿便會接踵而至,到底我們所需求的,是否比自己所付出的更多?更好?更有價值?為什麼無法了解健全心智真正的享受?是否較低層次的渴望,破壞自己為好東西的品味?這種種人中的疑問隨時隨地圍繞在身邊,很難讓人了解。

        何謂命運捉弄人?許多時候我們不明白生命的真正意義,也不知道未來的命運是如何。我是母親不順利生產過程中誕生的小生命,自從有意識以來,自己和父母師長偶而就有異常的感覺,但是我從未向長者提出不舒服的疑惑,直至國小五年級家人不小心造成的意外腦傷,證實一出生就與癲癇結緣,它可以說陪伴我度過數十年的歲月。

        成長過程中,記憶損傷是我覺得最大的遺憾和不平;相對的,它卻幫助我忘記許多不愉快的過去,因此生活中,只有短暫性的生氣,沒有長久的埋怨,不會讓不愉快折磨心靈健康。過去醫學不如現在,沒有健保可言,更談不上什麼優惠,為了尋醫、看診、吃藥,父母為我費盡苦心,因此小小心靈中對父母有很大的歉疚感。有一天,父母告訴我說:「爸爸對妳感到很虧欠。」我很訝異,立刻告訴他:「爸爸,沒關係,這事與你又無關。」往後,父母民主、互重的溝通教導方式,加添不少的信心,一直存有感恩的心學習、付出回饋,體會「施比受有福」的奧秘,從未沉浸於逃避、哭泣的漩渦中。

        天生的我是活潑外向的個性,團體中,我很喜歡呼朋引伴,帶領同伴玩樂,加上宏亮高亢的音質,使我擁有演講、獨唱的特殊才藝,日子幾乎很難沉靜下來,令父母有點傷腦筋,日後因為意外腦傷和聯考壓力的影響,加上各種有形、無形的智慧相伴,漸漸喜歡孤單的生活,因為孤單能夠享受寧靜,更有助於事務的深入尋索、體會,但是心靈上我並不孤單。不同的人際關係中,大多人不會因為癲癇就直接否定我,認識之後,同樣會以真誠、肯定、鼓勵的方式共處;通常,智能較高者關注人的是心智學識,遇到事情發生時,有心者會思考為什麼,進一步理性、客觀地探索、觀察、了解,反而不敢自以為是,像常人一樣而誤言、誤傳、誤信,若是有人問我癲癇的相關問題,我會樂意地向他們解說癲癇是腦神經偶爾放電的神經病痛,他不會傳電、沒有感染,更不會對他人有肢體傷害,使用藥物、腦部開刀可以治癒等事實;大多數病友不舒服時,只要休息一下就會恢復正常,能夠繼續未完成之事,毫無畏懼可恥可言。

        目前住台灣,癲癇病友所面對的社會,有如台灣在國際外交上的處境,常被有意無意的不明者做或多或少的打壓,是否智弱不明者,對癲癇才會存有排斥、恐懼的心理!?人生還有很多事,需要我們劇作、值得我們付出,理當勇於活出自我,把握適當團體的參與學習和各種生活經驗分享,如此才能明白人生的價值與意義;之後,痛不欲生之感,自然會漸漸地離去。最近社會被詐騙集團騙得團團轉,接過詐騙電話、單純被騙者,的確很倒楣,那不也是一個機會,就把它當作學習的經驗。至於人財有失者,與其埋怨上天、他人,不如實在反省鑒察自己內心–為什麼會被騙?往後該有何改變,如何調整生活。

        醫學已經進步了,單純的癲癇電一下就過去,身體沒有電源,怎麼傳電與他人,怕什麼!?不同命運多因時代不同而變,今日男女平等的民主社會,何人將另一半當作終生依靠?妻子是為傳宗接代而生取?女人一定要做家事?男人可以不做家事?養兒能夠防老?忙碌的背後,若沒有智慧的損取,是否會失去各種有形、無形福氣?為什麼要降生於世,人生是否嚐苦多於享樂!?

        該學該做的,早晚都要面對,何必把盼望倚賴他人身上。務必把握上天賦予自己的權利,選擇屬於自己的智慧生活方式,遠離自以為理所當然的倚賴和虧欠,為自己所選擇的負責盡力,才能過著信心、有尊嚴的智慧生活。






本篇發表於 婦女。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