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友文章】玉米田小不點伯伯,感謝您點醒我的迷失

發佈日期: 作者: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會員蔡錦芳

                                     (2012年台灣癲癇協會人間有情徵文比賽佳作)

        生命旅程遇上印象深刻的事,雖只記的些許,但總會不定時浮現腦海,我忘不了去年夏天騎單車運動,回家途中經過玉米田,大概因自己幼年曾經是農家子女,對於農村鄉野的情感格外濃厚,有一中很自然的關心與熱愛,見到綠油油的田疇,總會想看看是什麼農作物,我帶著悠閒的心情,東張西望彷彿尋寶般的感覺精神抖擻好不快活。

        就在我感到愉快不知不覺哼起歌來的時候,見到一位伯伯在田裡工作,看他的動作好熟悉,那是小時候看阿公拿鋤頭除草的姿勢,令我納悶的是,他身高大約只有我的一半,遠遠的看我猜想那位伯伯可能是個侏儒症患者,等到近距離一窺端倪,仔細瞧清楚,天啊!我的想像和事實相差太大了,真相原來是他的兩隻腳不見了,右手也只剩下上半截,只有左手完整,本來放鬆心情,拋開愁緒的我,只是單純的好奇,卻突然目擊從沒見過,未曾想像過的畫面。

        觸動我的心旋,引起我更深刻的關注,我有難以言喻的個人感受,也受到驚嚇,全身僵硬的不知愣了多久才回過神來,以至於左腳踏地不穩差點跌下車,他是誤觸高壓電,或是車禍嚴重受傷截肢,還是操作機械失誤,一連串的問號在我腦袋盤旋,原本平靜的心靈,竟在那時感到隱隱傷痛著,一時激動的喉嚨彷彿浮起一塊食物滿起來。

        無法解釋的感傷,心裡不禁感到憐憫與不忍,眼睛、鼻子不由得一陣酸,親眼目睹他是坐在地上,況且單槍匹馬,沒有人幫忙的情況下,竟然能夠用耳鬢和肩膀代替右手支撐鋤頭柄上半端,左手握下半端,而且雖不完整的肢體卻可以合作無間,能夠心無旁鶩的專注,獨自默默的承受,這殘忍的事實,我很佩服他能克服心理障礙,不在乎肢體缺陷,不受生命無常的傷害與衝擊,更驚訝那動作是那麼的完美俐落,不知那是經過多久的練習,我更疑惑他是怎麼移動身體的呢?

        好想到他身旁讚美他,跟他說「伯伯,您真是了不起」,但礙於自己反應遲鈍,拙於言談,只好用欣賞的角度凝望他,這件事對我而言,有很大的意義,雖只是短暫的不期而遇,但卻引起我極大的震撼,也給了我一個可貴的啟示,感謝玉米田小不點伯伯,在我情緒低潮迷失的時刻,適時地出現。

        回首自己的成長過程中,前半段人生因絆腳石行影不離的跟隨著我,主導我成長的旅程,那時因為害怕出狀況少出門,每次一起那段無法忘懷又無法挽回的茫然失措,漫長又黑暗彷彿夢境的旅程,把自己完全封閉起來,就像與世隔絕,毫無準備,卻必須面對難以置信的新環境,一時又捉摸不清還真有點錯愕,強烈的感受被時代遺忘,也導致思考表達能力有某種侷限和壓抑,就因只聽說從未踏入,對外面的狀況都無從了解,一無所知的我,沒有想像過,生活步調緊湊繁忙的現代社會,二十年來的迅速變化,自己竟然渾然不知,帶著好奇心重新開始,觀察周遭的環境,感到好陌生,在家根本接觸不到複雜的社會變遷啊!

        雖然告別這特別不一樣的經歷癲癇,這是我成長過程學到的另一種,難以用文字或言語表達的獨特經驗因受限於活度的範圍狹窄,閱歷淺短,真的走出去,需要面對難以捉摸的人際關係,嘗試新環境所遇到的問題,發覺自己適應不良,心中常會有種種困惑和迷失,因絆腳石的光臨,把我的前半段人生和現代社會做了一個截然不同的分野,最先懷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進入人生的一個未知的階段,因為無法想像,難免緊張心慌。

        現實環境最直接影響生活的考驗中,有些真實的經驗與接觸,遇到才知曉,自己跟現今的社會脫節有一大段遙遠的距離,就像活在自我設定的想像中,自己卻毫無自覺,碰到問題不知該怎麼解決而陷入困境,心裡的感受,有覺得不大對勁,但又說不出個所以然,開刀回來出去工作已有八年的光陰,從單純的學校到附近的早餐店,面臨待人接物,有時需要抉擇或表示意見時,往往事與願違。

        就因歷練不夠,處理任何問題明顯能力不足,而且有些課題常使我遲疑,別人感覺淺顯易懂的問題,我卻難以理解,有發現以往所學皆無用,不足以應付紛沓來的難題,也有時會受限於不可抗拒的理由,那時工作中接觸到多元多變的新狀況,我才慢慢的了解,時代在變,我的一些根深蒂固,習以為常的舊觀念也一定要改變,要學習嘗試新的考驗,在摸索當中學習,還必須觀察思考,不斷地修正自己的方式,也要分辨事情的輕重緩急,調整自己過去錯誤想法,否則不可能適應的了新時代,終將被社會淘汰。

        在早餐店的情形,就像高中應屆畢業生剛進職場,什麼都不懂,重新接觸的新環境,面臨了自己需要改變的階段,提心吊膽的度過許多險境,現在是創新求變的時代,墨守成規就是落伍,曾經有遇過才曉得,原來自己是一個不識時務,不知變通的傻大姐,行事風格與觀念不同,和同事妹們做事總感到格格不入,我的不合時宜,和他們相差懸殊,感覺要進入狀況,實在不容易,工作中烏龍事件一籮筐,就因腦筋遲鈍,同事們開玩笑的話我卻當真,彷彿置身在濃的化不開的迷霧中,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歷經許多次總是要在事過境遷之後,反覆回想,領悟力實在差強人意啊!常自責自己怎麼這麼笨,需要檢討改進的太多了,我正在學習面對人生困境和意料之外的問題,失敗和錯誤是我學習過程最多次的經驗。

        我知道每個人的人生就像波浪一樣,有高低起伏,我們一定要珍惜每一段光陰,順境和逆境都應該接受,所以我現在看書能夠了解,就像作者所寫的,難題和病痛是成長的補品,形容的真貼切,無法改變過去的遭遇,已經邁入中年的我,感受截然不同,因為癲癇曾經是我最親密最誠實的朋友,這是我生中一個轉彎不平靜的過渡時期,心懷感恩的回想難言的往事,感觸良多,那種感受真是一言難盡啊!唯有親身體驗過,深刻領會的當事者,才會懂的健康是金錢買不到的財富。

        若想在早餐店增加工作量,大姐(老闆娘)耳提面命交代我的事,我總是一轉身就忘了,記憶力減退的超離譜,若不是當事者,沒有人肯用心去了解,又讓我感到常有難以啟口的難言之隱,經過反省與思考的過程中,感覺之前是因為有絆腳石陰魂不散的伴隨著我,這是我感到無奈難以忘懷的經驗,有苦難言的過往啊!工作時心情難免七上八下,同事妹們覺得輕而易舉的事,換我做卻茫然所知有限到頻頻出狀況,有時竟然需要旁人提醒,後知後覺的感到慚愧,就因急躁而無頭緒,不夠機警的難以明瞭,把難以掩飾的缺點表露無遺。

        客人在面前點餐,有太多種記不住,腦筋鬧彆扭,驚慌到束手無策的情緒緊繃,不小的該如何應付客人的要求,無法事前評估的狀況,不知如何是好,緊張的態度,尷尬的表情,真是窘態畢露,行為表現過度拘謹,缺乏隨遇而安的瀟灑,總是處於焦慮的狀態,感謝同事妹們幫我解除危機,這是我適應新環境所遇到的超敏感時刻,無法妥善處理,我也心知肚明不能只挑簡單的做,但總會有措手不及的狀況發生。

        有次又被大哥(老闆)碎碎念,遲疑一瞬間,幾句不經意的話,竟然感到如此鋒利,讓我感到很羞愧站不穩腳,甚至莫名的感到疲憊不堪,尷尬、難堪和無助中,可想而知情緒低落到極點,工作場合沒人在意你的自尊,大家看的是你的工作效率,每天戰戰兢兢,唯恐稍有猶豫又要被唸,明知工作中有些事情太在意,只是跟自己過不去,但突發事件的影響,到了晚上萬籟俱寂該到床上休息的時刻,卻總是焦慮的輾轉難眠,感覺工作的過程好像在洗三溫暖,影響情緒的起伏轉換,心裡面總免不了惆悵和感慨。

        現實裡的所見所聞,面對周圍的人事物,就因反應遲鈍,種種狀況常不易察覺,有時會覺得那已經超出我能應付的範圍面對突如其然的挑戰,很多時刻,感覺難以把握,常苦惱思索、自責,造成對很多未知事務的恐懼感,成長歷程缺乏實際的經驗,事實證明我還需要適應人潮多的場面,而且有時還牽涉到許多客觀的問題條件,考驗我這孤陋寡文的井底之蛙,不懂人情世故,真的遇上,我承認自己的無知,還得接受不可預知又無法拒絕的時代變化,由於本身的弱點,難免時常感到困惑,更沒想到有時吐露心聲,我這一板一眼的人所說的話,竟然會有人不相信,健忘是我學習過程的致命傷,工作中最難克服的障礙,常不自覺地陷入,不必要的情緒困擾,被自己搞的暈頭轉向,竟然每天回家的路也會騎錯方向。

        內心有難以言說的感觸和迷失,有時會有辛酸的感慨,因絆腳石的相伴,感覺那是我人生中相當艱難的掙扎,但一起玉米田肢體不完整的伯伯,那一幕彷彿一幅無聲無息的話,時常出現在我的腦海,感謝小不點伯伯,他是我生命旅程的貴人,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刻,點醒我的迷失,讓我深刻的體悟到許多或浮得失,都是老天爺對我們最好的考驗,也察覺到令人憂心的問題在任何時刻都可能發生。

        我知道無逃避任何狀況,也一定會有難題和困境不斷出現,提醒自己,對未知的將來必須樂觀的接受,期盼自己曾經在早餐店,不黯人情世故應對,持續不斷的烏龍揶揄過後,能慢慢改善容易緊張這缺點,自問難道我終究無法被試探的嗎?在競爭激烈的狀況下,自我質疑是必經的過程,這番過程很難理解,心態需要隨時自我調整,否則恐怕總會在「不如人」的壓力下,患得患失的增加許多莫須有的煩惱。

        期盼若有遭逢突發或意外狀況時,憑藉自己的經驗和觀察力,能夠用圓融的人際哲學處理,讓突發事件有圓滿的結局,可以化險為夷的安然度過,更期待自己的學習效率能夠漸漸開竅,而不是常鬧笑話,工作環境或許不那麼盡如人意,總有些無法預料的狀況,也無法避免的,一定會遇上各種大大小小惱人的問題,但轉變原有的概念,換個角度看逆境,相較於別人的病痛算什麼,現在有健康的身體,就是一種無可替代的個人財產,更是快樂人生的基本條件啊!

        環境四周病友的情形,我覺得既然比其他病友更得到老天爺的厚愛,幸運地擺脫絆腳石,就不可以用狹隘的眼光看問題,該珍惜和感恩,每次在病友與家屬相聚的場合中,感覺大家很少表達自己的情感意見,彷彿在癲癇這陰影的籠罩下,大家都習慣板起一張嚴肅的面孔,彼此冷漠以對,氣氛很不好,這種現象可以理解的,因為我們都有一段有點熟悉,似曾類似經過的故事,既然有共同的話題,這就能拉近我們的距離,我相信任何經驗都是值得珍惜的,讓我們在短暫相聚的時刻,交換彼此的憂愁和喜悅,不要總是躲在陰暗的角落,要迎向陽光,朋友們,讓我們共同走出生命的難關吧!






分類: 資訊分類。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