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友文章】生命中的美好缺憾

發佈日期: 作者: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癲癇朋友:蘇雪卿

    人這一輩子,不管活得什麼樣子,都不要把責任推給別人,因為一切喜怒哀樂都是自己造成的。我是因為腦傷手術的後遺症才得到癲癇症。我從小生長在窮鄉僻野、醫療設備不足,資訊也貧乏的金門。猶記高中三年級的時候,頭經常在痛,但只要稍作休息或躺下又好了,總以為是要參加聯考,壓力太大…等,所以就沒去在意。隨著時間的流逝,除了大學沒能考上外,生活上一切均正常,與一般人沒兩樣,畢業後,工作、戀愛、結婚、生子,也都順順利利的,但這輩子永遠忘不了的這一天,民國80年9月3日,當時老大國小六年級、老二幼稚園大班,一天夜裡老公突感心神不寧,發覺身邊的太太不對勁,急忙將我送急診,經檢查發現我是腦部動脈畸形必須盡快手術,否則腦中就像存著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因此經台大腦神經外科醫師前後動了三次手術,之後才發現我有了癲癇後遺症,且手術傷到了左側中樞運動神經,致出院時身體有如中風病人一般,左手無力且不聽使喚、缺乏平衡感,於是一出院我就開始努力做復健工作,經過了一個階段碰到了瓶頸,始終無法再前進突破,身、心兩方面都受到相當大的刺激,腦中常盤旋著如何自我了斷的念頭(事實上復健過程中的甘苦,真不是一般身體健康的人所能體會的)。但孩子還小孩需要照顧,於是孩子給了一個身為母親的我很強大的支撐力,於是與老公商量搬回台南婆家住,並在成大蔡景仁醫師的調藥下,我也配合聽從醫師的指示按時服藥,所以在這二十年間癲癇從未發作過,唯手術後左側肢體上的障礙仍然無法讓我釋懷,此時很幸運的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成立了,我加入了協會並與一些同病相憐的病友們一起互動、一起成長,藉由協會多方面的協助,才使得我內心漸漸平穩下來,調適了自己不當、負面的思想,也不至於讓自己走入絕路、對人生絕望。對協會對病友的付出,有目共睹,我從內心升起無限的感激。

    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為了有備無患、學以致用(所幸當初手術沒有傷到智力),回台南後我報名台南市空中大學就讀,起初聽同學談起念到畢業拿到學位不是那麼容易的。我咬緊牙關,又得兼顧家庭外,花了八年的時間修了128個學分,我終於也穿上學士畢業服了。學位具備了,但左側身體功能並沒能如期的康復,心中傷口還痛呢!!我想是我復健的努力不夠,或許我不應常把失去的看的比擁有的多,人生是多面向的,從不同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有時候身上的缺憾未嘗是個美意。

    但願我不要老是執著於某方面的想法,其實人生不需要什麼都要,都想掌握在自己的手裡,才覺得自己多麼充實。有時候適度的過減法人生,或許更能好好的體驗當下。人生道路的盡頭通常是崎嶇不平的,也都會有磨難、挫敗,就看你如何培養你的韌性、抗壓性,接受它,並學會如何去接受、轉化,找出一條自己確信、正確的前進方向,相信在路的盡頭,將會是海闊天空。朋友,勇敢的堅持下去,共勉之。






分類: 婦女。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