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友文章】自我成長

發佈日期: 作者: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病友蘇雪卿

 

       人生無常,世事難料,即便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地球也分分秒秒在變動著,科技的日新月異,電腦、網際網路、醫學上的大幅進步(核磁共振、雷射…等),高鐵的快速,火箭、人造衛星的發射,對外太空不斷的探索,再再顯示人類一步步,一個階段,一個階段的在發展,每一個階段引領下一個階段的前進發展,因此身為人類的我們,若不能跟上大時代的腳步前進,必定會遭此時代的洪流沖刷淘汰(意即現今社會上流行語: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倒在沙灘上),而時間的挪移,世間的變化是不會就此停止的。

        成長的過程是美好的,儘管生長在那物質、精神一切貧乏的年代裡,我仍能擁有一個快樂美好的童年。隨著大夥一塊上學念書,國中、高中並積極的準備大學聯考,但此時發覺每每念書中途即感頭部劇烈疼痛,但以當時的認知(或應是知識、資訊的不足),每每躺下來休息一會,一切又恢復正常,這樣的情況下,一直持續了一段時間都沒有去理會它,甚至誤認為是青春期女孩子月事、貧血的關係,在此情況下,我大學聯考自然是落榜了,爾後出社會工作做事,交男友談戀愛,一切也都順順利利。

        婚後,也就在老大國小六年級,老二幼稚園大班時,一天夜裡老公晚睡,進房時發現我面色蒼白、手腳抽筋,一驚非同小可,立即將我送醫檢查,診斷為腦部動靜脈畸型,必須動手術且經醫師的評估,我還至少需動二次以上的手術,年輕嘛!也受過一點教育,拒絕聽從一些民間習俗療法,經由醫師的說明後,即刻辦理住院手續,準備動手術,經過2-3次的腦部手術,第三次手術是因的二次手術後血流不止,在醫師手術後尚未回家裡,我因瞳孔放大,應緊急將醫師招回,才再次止住血流(同時,光是加護病房,我就住了21天,這些日子非常感謝我的二位媽媽,親生媽媽一直在醫院照顧我,婆婆幫我照顧二個孩子),但術後我才驚慌失措,人生也頓由彩色變黑白,因為手術後造成臉部歪斜(由原來同學口中的上的傑作變為一鐘樓怪人)喉嚨也發不出聲來,左半邊手腳更是不對勁(因腦部三叉神經右腦手術,傷到了左邊運動神經),同時又發現腦傷,有了癲癇後遺症。

        雖然癲癇經醫師的藥物控制住了,但左邊手腳就是不聽使喚,因此我成了名符其實的半邊人(內心的痛苦使我多次想要自殺來逃避人生),經醫師的鼓勵,要我做復,大約半年的時間恢復了說話的能力,左腳走路也略為正常了,但之後,遇到了瓶頸,左手始終是無力失能了。我也因此失去了工作,但這段時間,老公一直在默默的支持我,媽媽聽說我住院,第二天即從金門趕搭第一班飛機來台照顧我,二十年如一日,使得我再也沒有勇氣提到自殺了。

        心想,成功是位有準備的人而設的,於是我由北部搬回婆家-台南,並進入空中大學進修重拾書本,我除了選修內外科護理學類(希望能多了解一些醫學上的知識)也大多選修心理層面的知識(希望自己心裡能正面些),整整用了八年時間,我由空大畢業了,雖然身體上的缺陷仍未痊癒,但心理上我每多做自我調適,尤其這八年間我都參與了社團活動,加入社會服務社,常常服務一些弱勢及老年人,並藉由觀察摸索,以另一個角度來面對別人身上的苦痛,無形中自己身上的苦,不再是苦了。八年的空大生活,我不但知識增加了,更有人際關係上得體驗收獲,這難道不是應了一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手術至今,二十個年頭了,隨著年歲漸長,徘徊過生與死的不確定,現在我終於明白了,身體上的病痛,我努力過了,但無法達到自己所願,強求對自己並沒有實質的助益。同時我也了解,其實人生旅程中我們仍有許多導師引領指引我們,無論是知識層面或心理精神層面,不要拘泥在自己小鼻子小眼睛的觀念哩,而更深深體會到:退一步自然優雅,讓三分何等清閒,忍幾句無憂自在,耐一時快樂神仙,好!真好!






分類: 婦女。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