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療專題】癲癇朋友能結婚-醫學新觀點

發表於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新樓醫院癲癇科主任 陳滄山

         門診有不少癲癇患者將屆適婚年齡,部分病友及其家屬會詢問是否可以結婚過著正常人的生活?有些人更關心婚後生育是否適當?這些問題無法以是或不是來回答,而是可以參考患者的疾病控制、心理情緒調適及家庭的關心支持等各方面來衡量。我們可以從這些角度做分析說明。

        就疾病本身,大家最關切的是癲癇是否會遺傳?答案當然是肯定的,但是整體的遺傳機率不算高。根據統計,父母其中一方罹患癲癇,則小孩也有癲癇的風險約4-6%。同卵雙胞胎如一方患有癲癇,則另一方也患病的比率為80%;異卵雙胞胎則只有20%左右。有些癲癇有特殊基因,如:兒童失神性發作、青少年肌抽蓄癲癇、睡醒時發作的強質陣攣癲癇及兒童良性的Rolandiz 癲癇,但是即便帶有基因也不代表就會有臨床發作。至於疾病對性功能的影響,可看出少數男性病患有性慾或性能降低,甚至性功能障礙的狀況,這些現象可能與多重因素有關,包括:個人的自尊、情緒及對性的認知差異,也可能與腦部不正常放電影響到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有關。而抗癲癇藥物也會改病性荷爾蒙的濃度而影響性功能。不過性行為並不會明顯增加癲癇的發作,性的能力也不是決定是否能結婚的重要考量。少數女性患者可能會降低生育能力,這可歸因於下視丘與腦下垂體賀爾蒙釋放異常,抗癲癇藥物改變了性荷爾蒙的濃度以及女性朋友有較高的比率罹患多囊卵巢症和不規律月經。如果男女雙方對於傳宗接代的期待很高時,可能需要稍微體認到生育能力些微改變的事實。

        其次就心理層面來說,不少患者對於自己缺乏信心,總是有社交的心理障礙和恐懼,嚴重者甚至有憂鬱症狀態,統計上癲癇發作控制越不良,則心理的障礙越明顯。即使與異性朋友成功交往,但論及婚嫁時卻又常令人退縮。深究原因,不外乎是害怕癲癇頻繁發作可能對另一半造成負擔、嚇壞小孩、影響對幼兒的照料、經濟能力無法供應家庭等因素。最重要的是有些癲癇朋友提不起勇氣表白自己患有癲癇,特別是向異性的父母說明這事實。根據一般民眾對子女與癲癇病人結婚的意見調查之中,可以清楚發現華人與西方社會的差異之處。1979年美國做的調查中有18%的家長是持反對的意見,賴其萬教授於1988年於河南鄭州、淮南所做的調查中有高達87%反對;台灣本土的調查在1992年於台北市及金山鄉則有27%反對;1996年德國的類似調查中有20%民眾持反對意見。美國最早有17個州禁止癲癇患者結婚,直到1956才解除禁令。印度更是在近五年內才修法,使患者可以擁有合法結婚的權利。綜合上述的意見資料,多數家長對子女與癲癇患者的婚姻仍存有疑慮。要化解這種歧視除了應更加強宣導教育外,醫生本身可在病患與異性朋友及雙方父母中扮演協調溝通的專業角色,相信可以澄清部分對癲癇不良的觀念印象,也可以化解歧視及說服部分家長。

         從上述的分析中我們認為病友結婚與否還是取決於自身的衡量,愛情的基礎在於男女雙方互信互愛,性能力及能否傳宗接代並不是重要的考量。原則上只要控制良好不影響生活便利性,我贊成結婚。婚前須跟伴侶解釋清楚病況,必要時可找兩方家長加上您的主治醫生做溝通。

       有了這些概念後,我們的癲癇朋友如果衡量自身狀況許可,不妨勇敢的去追求你(妳)們的愛情,我想成家絕不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本篇發表於 其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