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療專題】終結癲癇育齡婦女的惡夢: 認識抗癲癇藥物與畸形胎

發表於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系教授

兼成大醫院主治醫師 蔡景仁 醫師

癲癇育齡婦女的惡夢

十多年前,我曾針對癲癇門診的未婚與已婚女性病友,詢問他們對懷孕所擔心的議題與擔心程度。結果以畸形胎的可能性與抗癲癇藥物影響胎兒的發育居冠,各佔78.4%,其次他們最擔心與很擔心的議題是癲癇的遺傳性,佔73.8%。育齡婦女在門診常提出的問題如下:「我可不可以懷孕?」、「吃藥對胎兒會不會有影響?」、「我懷孕了,怎麼辦? 」「婦產科醫師告訴我,一些抗癲癇藥物屬於造成畸形胎最危險的D級藥物,其他都暫列C級,建議我不要生育。」相對的,我也會主動詢問育齡的女病友:「結婚了吧?有沒有小孩? 」有時得到的答案是:「我們擔心會有畸形胎,所以…」

由此可見,不但癲癇婦女本身有強烈的焦慮,而且也使得保守的婦產科醫師,甚至部分神經科醫師給予負面的建議,而讓癲癇婦女失望、徬徨不安,不知所措,不是不敢懷孕,就是去做人工流產,渴望生兒育女的期待因此破滅。這些都是在沒有生產健康寶寶之前,資訊不足、服藥和患病而導致的不確定性與焦慮所造成的後果。實在不該因為少數過於權威、武斷醫師的說詞,而做出非理性甚至遺憾的決定。

近十年來,英、美和由歐盟所主導的國際抗癲癇藥物與妊娠登錄研究(EUREPA),讓抗癲癇藥物與畸形胎獲得比單純的專家意見更高一個等級的實證證據,醫師們可利用這些具體的數據,告訴育齡婦女關於抗癲癇藥物與畸形胎的一般關係。台灣癲癇醫學患與周產期醫學會共同推動了台灣癲癇妊娠登錄系統,並加入成為EUREPA的一員。台灣癲癇妊娠登錄系統的2014年度報告,收集自2004年至2013年底已納入311癲癇妊娠個案,共計285(91.6%)胎次的周產期及新生兒個案。妊娠期間流產或中止妊娠的個案共計21胎次,其中有3胎次為自然流產(1.1%),4胎次為人工流產(1.4%),中止妊娠的原因包括胎兒無心跳,由於心理及社會因素的壓力,而要求自願引產,和一部分不明原因,在285個案例中,有4.6%先天畸形、0.7%染色體異常、0.7%發展遲緩、及0.4%癲癇,因此高達90%的癲癇妊娠婦女都生產了健康寶寶。

另一組數據以2004年3月至2013年3月的台灣癲癇妊娠(244人)與EUREPA(2012) 妊娠(9407人)的結果,包括活產新生兒(台灣95.1%、EUREPA 89.5%)、自然流產(台灣1.2%、EUREPA 6.2%)、人工流產(台灣3.2%、EUREPA 2.3%)、死胎(台灣0.4%、EUREPA 1.4%)和周產期死亡(台灣0%,EUREPA 0.6%)的比較,顯示台灣的醫療水準略高於歐洲與參與研究的其他國家。其中台灣癲癇婦女244胎次之妊娠,共有235個活產新生兒(95.1%),其中自然流產(1.2%),人工流產(3.2%),及一對雙胞胎的其中一個胎兒,於妊娠28周時發現子宮內胎兒死亡和中止妊娠(0.4%)的比率與2014年度報告相近。活產新生兒中,產式為自然產者約佔四成,剖腹產約佔六成;剖腹產原因包括胎兒窘迫、產程遲滯、胎位不正、前置胎盤、考量癲癇發作狀況、子癲癇症、自願性剖腹產及其他適應症,三對雙胞胎皆為剖腹產。人工流產的原因,有3個胎兒是早期不明原因死亡(無心跳),4個胎兒於產前發現先天性異常,1為各安因心理社會因素自願性引產。235個新生兒的出生週數級出生體重分布顯示有25個早產(10.6%),報擴24個中到晚早產(32~小於37周),及一個極早產(小於28周)合併及低出生體重(小於1500克)。247個胎兒中,有15個發現先天性異常\,包括先天性畸形(4.0%)、染色體異常(0.8%)、發展遲緩(0.8%)、及癲癇(0.4%),其比率也與2014年度報告相近。

然而台灣癲癇妊娠系統與EUREPA都只針對癲癇婦女進行分析,並沒有對照組,指的是與一般沒有癲癇婦女的妊娠結果進行比較,而不能回答癲癇婦女比一般婦女生產有機型兒女的風險高出多少。不過國外其他有對照組的研究顯示,癲癇婦女產出畸形兒的風險約為4~8%,而一般婦女生產畸形兒的風險也有2~3%,因此,超過90%癲癇婦女可順利度過懷孕及生產過程,並生產健康的新生兒。以上的研究程成果顯示癲癇孕婦妊娠異常的比例和一般孕婦並無明顯的不同,而胎兒發生異常的機率為一般孕婦的2到3倍。由於抗癲癇藥物的致畸胎性,影響遍及心血管、中樞神經、胃腸、泌尿道、骨骼和結締組織等,常見的包括顱顏畸形、肢端發育不良、腹股溝疝氣、神經管缺損、心臟病、唇顎裂、廟尿系統異常等,由嚴重到極嚴重的畸形。胎兒異常的情形和用藥的種類看不出特別明顯的相關,但是服用某些藥物,尤其是合併多種藥物與使用高劑量時,生產畸形胎的風險也會隨之提高。

成功的機會總是留給有心理準備的人

以上的數據顯示癲癇婦女與生產畸形胎的一般關係,但是每個婦女有其個別風險的差異,尤其是使用藥物的類別、合併多種藥物和劑量等,都需要神經科醫師做個評估與解釋。由於40~50%婦女的妊娠是非預期的,表示癲癇婦女極可能在毫無計畫下,讓自己與胎兒陷入險境。因此癲癇婦女在到達生育年齡時,如果醫師沒有主動詢問生育的計畫,自己便應該主動的詢問醫師,以了解癲癇、妊娠、抗癲癇藥物、和胎兒之間的相關問題,好讓醫師能及早考慮抗癲癇藥物的選用,和葉酸的補充,降低妊娠異常現象的風險。如果是十分焦慮的癲癇孕婦,還可以選擇於妊娠中期安排胎兒結構超音波檢查,降低孕婦的焦慮,也可提早發現胎兒的異常,並做進一步的處置。總之,如果有周全的孕前了解與規劃,可以使癲癇孕婦的妊娠與生產過程和生產畸形胎的風險降到最低。

當經由醫師的分析與建議之後,接著就靠你們做出最理性的判斷與抉擇了。每個健康寶寶都是一個祝福,好好準備迎接新生命的到來,享受為人父母的喜悅吧!

祝福大家!






本篇發表於 其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