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醫療專題】醫療的另類輔助療法:芳香療法

發表於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新樓醫院癲癇科主任 陳滄山

    有一位癲癇病友會員,其癲癇控制的不算理想,平均二到三個月就有發作,有時是短時間多次密集發作。家屬提及有廠商免費短期提供薰香劑供他進行芳香療法。似乎在這段基處芳香劑的期間,患者的癲癇次數很有效地控制減少了。

     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的女婿 John Hall 醫師於十七世紀初在史特拉福行醫。

    他用拉丁文紀載他如何治療病患,包括一些處方及教導患者的衛教訊息。有部分檔案日後被翻譯成英文,其中有提到他處理癲癇發作的病人。John以嗆鼻的氨水(hartshorn)和部分牡丹花(peony) 萃出物做成藥劑讓發作中的患者聞,促使癲癇停止發作。這應該是最早紀錄到以嗅覺刺激方法抑制癲癇的文獻。1957年英國學者Efron 在著名的 Brain 期刊發表了用茉莉花香(jasmine)抑制癲癇鈎回式發作(uncinate fit, 就是在顳葉前下方放電產生異常味嗅覺)的進行,藉由針對這種香味的記憶產生對癲癇的條件反射式抑制(conditioned inhibition)。

     人類的嗅覺和其他動物相比並不算發達靈敏,但是嗅覺是一個很原始的知覺,他的接受和辨識區域都是屬於腦部發育較早的地方,也是局部癲癇放電常見的部位。這個叫古老的腦部原始區也較容易被制約反應所調控。

    幾百年來,利用嗅覺刺激作為條件反射性制約以改變腦內化學傳遞物質的芳香療法(aromatherapy)被用來舒緩身心,並且治療包括癲癇在內的多種疾病。這種芳香療法對癲癇的療效機轉不明,有人認為是抒壓的效果進而降低發作次數。即使同種精油卻有不同的來源、產地、年分、以及稀釋的濃度等,可能也是扮演不同療效的關鍵所在。從過去的少數研究經驗顯示,某些芳香療法的精油可改善患者的發作次數,而樟腦油(camphor)則是一種誘發發作的物質。英國伯明罕大學伊莉莎白女王精神病院的癲癇中心在十幾年前進行一個小型的研究試驗,由十位癲癇患者(大多為局部性發作,少數是局部引起次發性大發作)依其意願自行選定一種花香稀釋的精油,為期一個月包含兩次的全身按摩的芳香治療。這些患者治療前的每月平均發作次數是七次,有六位患者選用香水樹(伊蘭樹,Ylang-Ylang),在治療期間平均的發作次數減為每月兩次。一位患者選用迷迭香(rosemary),其發作頻次卻增加。有兩位病患分別選用薰衣草(lavender)和玫瑰天竺葵(rose geranium),治療結束一個月,其癲癇平均發作次數為一個月三次。有一個人選用洋甘菊(chamomile),治療結束六個月後平均發作率是六次。這只是一個小型、非隨機分配的觀察性報告,母體數很小,無法做科學性的統計分析。但是似乎發現所選取的芳香療法卻是有短暫減少癲癇發作的功效,隨著時間久遠,療效也有銳減的變化。

    該研究人員隨後陸續收集了一百位癲癇患者,依患者自己的意願分成三組不同治療方式。第一組是進行放鬆催眠療法,藉由抬高手臂慢慢放鬆肢體誘導患者進入催眠狀態,再讓病患嗅出精油的氣味,並且暗示他可以讓全身放鬆。第二組是只進行按摩治療,以一滴精油滴在枕頭上,每週三次在睡前吸聞,然後每週兩次的精油全身按摩總共作六次。第三組是按摩加上放鬆催眠療法。這三組治療目的是希望患者隨身攜帶香精,遇到有感覺要發作時就立刻吸聞,最終仍希望患者不用嗅覺卻可以對香味產生記憶。三組各有25,46和29人。治療結束後追蹤一年發現按摩加上放鬆催眠療法者有38%的病人一整年沒有癲癇發作,第二組只進行精油按摩者有35%一年沒發作。再繼續追蹤到第二年,治療成效較好的兩組仍分別各有十人和九人整年沒有癲癇發作。這些用來作芳香療法的香氣都由患者自行選取,其中最多的是茉莉花香39人,其次是香水樹32人。也有4人選擇佛手柑(bergamot),一人選擇墨角蘭(majoram)。不過該研究並未詳述何種香氣的療效較佳,因為這並非隨機指派雙盲研究,也不是案例對照型的試驗。況且所使用香氣的各組人數大不相同,無法做一個合乎科學的統計數據。

    由過去的文獻觀之,芳香療法對於癲癇藥物控制不良的患者似乎是另類的一種輔助療法,但這些觀察發現仍不足以形成一種有效治療的科學實證。精油的選擇、泡製稀釋的濃度以融合進行按摩包括方法、次數等等都會左右治療的成效。由於芳香療法大多數較昂貴,也不是人人都負擔的起。最重要的是癲癇還是要回歸到正統的治療,不論是非藥物的生活型態調整、單一藥物或多種藥物的治療、甚至是迷走神經刺激法或外科手術等,都是有充分科學證據的有效治療方式。期待我們的病友不要捨本逐末,一定要尋求有證據醫學支持的傳統西醫療法,如果想要輔以芳香療法,也不要自行為之,最好與你的神經科醫師討論其適應症。






本篇發表於 其他。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