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談癲癇醫療的未來

發佈日期: 作者: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蔡景仁醫師

癲癇醫療的演進

人類歷史中許多癲癇的罹患者都背負了悲慘重擔,他們不但在人生的旅程中受傷害、責怪、歧視和排擠,而且生活也受干擾和縮短生命。癲癇是影響人類健康中最令人驚嚇的疾病,希伯拉底稱之為「聖靈病」(The Sacred Disease),並以此為書名,論述此病症。其實這是沿用當時大部份人們都認為與聖靈有關的觀念而稱之,但是全書的精神是在否定癲癇是聖靈之病,認為癲癇是源於腦部的病症。後來,雖然偶爾也被稱為「尊貴之病」(noble disease),這是與有些名人也罹患此病有關,如古希臘時代馬其頓(Macedonia)國的國王亞歷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356-323 BC)和古羅馬的將軍(Gaius Julius102 or 100-44 BC)或稱凱撒(Caesar)等。有時癲癇也被認為與激發藝術靈感有關,例如杜妥也夫斯基(Fyodor Dostoyevsk,1821-1881)得利於個人親身體驗到複雜部份發作的感受與情境,而將其場景轉化成「卡拉馬助夫兄弟們」(The Brothers Karamazov)的經驗,而且也成為「白癡」(The Idiot)中多次所提及經驗的來源。

希伯拉底首次敘述癲癇迄今已將近2500年,癲癇的醫療可以說直到十九世紀末,才開始發現有效的治療方法,到了二十世紀才能夠更正確的分類、診斷和有效的治療癲癇,而且也開始嘗試對少數的病人進行外科的開刀治療。早在將近50年前,美國癲癇學之父Lennox(1953)即已指出診療癲癇病患時,必須配合“使用最新有效的藥物和外科治療,而且還要有實際的社會心理治療”,這個理念迄今仍然顛仆不破。現代的癲癇醫療雖然還是以藥物治療為主流,外科治療也比起50年前有顯著的進步,而且對一些特殊的癲癇症候群而言,外科治療顯然比內科藥物治療更有立竿見影的療效。現已進入二十一世紀,為了要對癲癇做更有效的治療和預防,神經科學家與癲癇學家正積極的搭上基因研究的尖端科技列車,希望能藉著解開引發癲癇之謎,開發更有效的癲癇預防與治療之法。

藥物治療的成果與極限

治療癲癇的主流仍是藥物。現今公認的傳統抗癲癇藥物,自1912年開始的Phenobarbital,接著有Phenytoin和Carbamazepine,直到1970年代的Valproic acid,雖然大大的改善癲癇發作的控制,但是仍有其極限。1980年代末期開始,又陸續開發新型抗癲癇藥物總共不下十餘種,雖然其副作用比傳統抗癲癇藥物來得令人能接受,而且對難治癲癇也能改善療效,但是仍然有其極限,也就是沒有一種藥能夠完全控制所有癲癇。癲癇的治療需要長期服用抗癲癇藥物,所謂癲癇控制成功是要從最後一次癲癇發作算起,二年內都沒有再發作才算。接著,可考慮要再繼續服藥或願意嘗試減停藥,這需要自行慎思其優劣點,並與醫師討論。下定決心後,若要嘗試減停藥,則必須依醫師的指示進行。真正治癒癲癇需要在沒有服用抗癲癇藥物時,至少有五年無發作才算。






頁次: 1 2 3 4 分類: 其他。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