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次的非誘發性癲癇大發作是否需要治療?

發佈日期: 作者: 台南市癲癇之友協會

新樓醫院神經內科主任暨協會理事長/陳滄山醫師

        所謂癲癇(epilepsy)是指慢性腦疾病造成兩次以上的發作,估計盛行率是每150~200人口中就有一人。然而不少病人只有單次的發作(seizure),如果將僅有一次的發作也列入統計的話,大概每100個人中就有一人有過癲癇發作。在美國估計每年有兩萬五千到四萬的小孩經歷了第一次的非誘發性癲癇發作。臨床上小孩第一次非誘發性發作時,父母帶小孩到神經科門診最關心的問題就是需要立即以藥物治療嗎?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從以下各種不同層面去分析考慮。

是什麼病因引起這初次的癲癇發作?

        潛在的病因影響著是否會有第二次以上的發作,也就是將來是否發展成為癲癇。當然我們在此討論的是非誘發性發作,亦即排除因頭部撞擊、腦部急性發炎、閃光刺激或是血糖高低等種種足以誘發癲癇發作的因素所造成的。除此之外,局部癲癇發作或是所謂症狀性(symptomatic)癲癇(諸如腦部曾經受損、缺氧、有腦血管畸形、感染等潛在病因)也不在我們的討論之內,因為這些病因本來就容易從單次的發作演變成兩次以上發作的癲癇,大多要立刻治療控制,部份病人也必須治療其潛在病因(如切除腦腫瘤、血管畸形等)。整體而言,若是首次非誘發性癲癇是不明原因的(idiopathic,多與遺傳有關)或潛隱性的(cryptogenic),其癲癇的復發率較低,兩年內復發的風險約百分之三十到五十。病人的腦波檢查有異常者也較腦波正常的人有較高的機會有第二次以上的發作。

第二次的癲癇發作會有怎樣的風險?

        在動物實驗模式中,反覆的癲癇發作會使神經元損傷,進而容易引起更多的發作,而且在某些腦部發育的關鍵期時常發作也易導致腦部發展遲滯。在人類的相關研究中倒是沒有確切的資料顯示這些腦部損傷的風險,反而因發作引起的身體傷害較被關切。至於小孩因發作而導致的非預期性死亡則相當罕見,通常多與小孩潛在的嚴重腦部疾病有關。一個加拿大的研究顯示癲癇兒童導致猝死的風險與一般健康人相比並無差異。

第二次或更多次發作的可能性多高?

    如前述,症狀性癲癇發作有較高的可能性產生復發性發作,隨著時間的增加,癲癇復發的累積風險也增高。然而大部分的復發都發生在首次發作的1到2年之內。在一些觀察性研究當中發現復發發作的風險從14%到65%。這些研究的差異性之所以那麼大,與患者的年齡變異性及各式各樣影響預後的不同潛在因子有關。有一個針對407個初次癲癇發作的兒童追蹤了十年以上的研究顯示,百分之四十六的兒童在追蹤期間有復發癲癇,百分之十九有四次(含)以上的癲癇發作,百分之十有十次以上的發作,只有極少數的兒童變成頑固性癲癇。

初次發作就立刻治療是否可預防再次發作?有助於長遠的緩解(remission)?

        這個議題應該就是許多家長關切是否應該馬上使用抗癲癇藥物治療的重要依據。過去十多年來的研究比較立即治療與第二次發作後再治療這兩組的復發率,發現某些立即治療的一組在短期的復發率確實比延後治療這一組略低。義大利有一個針對35個醫學中心,兩歲以上,419個 初次非誘發性大發作的病人做治療追蹤,立即治療組確實去比延後治療組(第二次發作以後再治療)在前三個月有明顯的減少復發率。然而追蹤了第一年,未復發的百分率分別為83%及87%,第二年則分別為60%與68%,兩組並無統計學上的差異。而且追蹤了10年以後,無論是2年或5年的緩解(remission)比率,兩組都無差異。另外英國的一個1443位小孩和大人的癲癇研究也顯示立即治療只能減低前一年到兩年的復發率,而長時間以後的復發率則沒有比延後治療組呈現有意義的下降。

結論

        第一次的非誘發性癲癇大發作引起復發的機會不算很高。從文獻回顧來看,立即的治療只有對短時間,也許數個月到一兩年,有減少癲癇再復發的機會。長時間觀察下來,對於長遠的緩解率應無差別。是否需要立即治療必須針對個別狀況去考慮。比如說原發性不明原因的大發作,無家族史,發育正常且腦波無異常者,通常不需考慮首次發作就治療。當然藥物治療以後可能產生不良作用,譬如嗜睡、學習及認知功能障礙,及皮膚過敏等,都是家長必須要加以重視的。最好是由神經科專科醫師向家長分析權衡利害得失,再以其專業建議治療時機,才是最恰當的做法。





分類: 其他。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表迴響